字体大小

小字标准大字

背景色

白天夜间护眼


第二章 打赌

对于这童生试,林逸尘他是知道,先不说自己所学,就是平时看书他也知道。

童生试,又叫童试。那是明、清以两代取得生员,也就是秀才资格的考试。亦称小考、小试。应考者称童生,亦作儒童、文童。未被录取者虽至白首,不改童生之称,童生试包括县试、府(或直隶厅、州)试与院试三个阶段。每三年举行两次。丑、未、辰、戌年为岁考寅、申、巳、亥年为科考。院试录取者为生员,送入府、县学宫,称入学。岁考、科考则为考核已入学的生员的考试。

“逸尘你没事吧?”韩嫣焦急的问到,她刚觉得林逸尘发生了变化,结果却连多少月都不知道。

“嫣姐,你放心,我没事,我只是一时睡蒙了,不过今年的童生试我恐怕不能参加了。”林逸尘看着韩嫣说到。

这到不是林逸尘推脱,而是林逸尘知道,这古代的考试都是有时间限制。这童生试分三部分,这第一就是县试。

县试一般就是在二月多举行,由知县主持,一般考五场,分别考八股文、试贴诗、经论、律赋、策论等。县试还要求有4名村庄里的人和1名秀才保举,方可参加考试。

”为什么不参加,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去求何秀才给你作保,我废了多少心思吗?“说到这里韩嫣竟然开始哭了起来。

在她看来,她辛辛苦苦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逸尘,可是林逸尘却告诉她,他不能去了。

”不是我不去,而是我没法去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县试的时间已经过去了。“林逸尘苦笑着说到。

心里却是对那个何秀才很不满了。这姓何的秀才他从记忆里知道。

这何秀才叫何宏志,年纪也有四十来岁了。考了大半辈子到现在也只是个秀才。但是这村子里的人却也都不敢得罪他。

先不说那秀才的身份,考了秀才那就不是普通的平头老百姓了。 考了秀才算是有了“功名”,进入士大夫阶层;有免除差徭,见知县不跪、不能随便用刑等特权。

最重要的是,这村子里的人要蒙学读书很多人都是请他教导的,还有就是作保,你满腹才学,如果没人给你作保,那对不起,考试跟你无关。

”都是我不好,如果我早点去求何秀才的话,那么你就不会错过考试了,都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你。“说到后面,韩嫣哭的更厉害了,她把一切的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。

”别哭了,不怪你,这怎么能怪你呢,再说了晚一年也没事。“林逸尘安慰到 ,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是他知道何秀才是故意的,他一个老秀才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时间和程序。

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,晚一年去考绝对不是什么坏事。因为这古代的考试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不像小说里写的,主角一出场就牛逼哄哄,十几岁就神童无敌,林逸尘只会说一句,瞎扯。神童是有,但是不像小说里那样。

宋代文豪苏询曾发出过“莫道登科易,老夫如登天”的感慨。

苏询是什么人,大文豪,宋朝科举还没明朝那么艰难的时候,苏询都发出这样的感慨,何况自己。

“嫣姐你这样想啊,我晚一年考试,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多温习一年,这样考上的把握也更大。”林逸尘安慰道。

“说的也是,那你赶紧养好身体,然后在家温书。”听了林逸尘的话,韩嫣似乎觉得真是这么回事,立马就擦了擦眼泪。

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,刚刚还一副自己罪大恶极的样子,哭的稀里哗啦的,现在转眼就变了。

林逸尘也没多说什么,自己的确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。现在自己还浑身无力,四肢酸痛。

当林逸尘,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多了。想想也是自己才十四岁身体自然恢复的快。

咦,韩嫣呢,她怎么不在屋子里。

林逸尘起身,看着几乎家徒四壁的屋子,他不由得摇头,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屈服,无论怎么样都要把家里的生活环境提高。

这是林逸尘第一次踏出这个屋子,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,不再是用脑海中继承的记忆。

夕阳西斜。江南多水而少山,难见西山落日之景,不过红日徐徐沉入大地,却也另有一番磅礴气象。

“都已经是傍晚了,韩嫣怎么还没回来。”林逸尘不由得奇怪,在他的记忆里,韩嫣从来不会这样的。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。

想到这里林逸尘不由得一惊,韩嫣可不能出事。

林逸尘也顾不得别的了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出门而去。

眼前的一切都是典型的乡村景色,如今三月多正是南方春种的时候,稻田里,绿油油的都是水稻苗,菜地里也种上了不少的蔬菜。

“逸尘你去哪啊,那么急?”

林逸尘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韩嫣,只好在村子里一个个地方找。突然间有个人问道。

林逸尘一看,这人他认识,叫朱大壮,比自己大两岁。

”大壮歌,你看到嫣姐了吗?“林逸尘急忙问道,这一个人找总比自己一个人像没头苍蝇一样的好。

”你说你那媳妇?我刚刚在村头看到她了,好像在和何秀才说着什么?逸尘你啊,真是幸福啊,韩嫣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成了你的童养媳。“朱大壮还在感慨到。

林逸尘哪里还听他感慨,当朱大壮说在村头看到韩嫣和何秀才的时候,他就一溜烟的往村头跑去。

果然,刚到村头时,林逸尘就远远的看见两个人在那里,其中一个正是韩嫣。

“这怎么能怪我呢,你们自己耽误了考试时间,我收了你的东西可是我也给逸尘作保了。”

“你是老秀才了,你肯定知道时间,你还特意让逸尘错过考试。”

一听到老秀才几个字,何宏志就瞬间板着脸。老秀才,不就是讽刺他一直都停留在秀才这里吗?

”哼,就算没错过又怎么样,你以为林逸尘那样子能够考的上,别说错过一年了,给他十年他都考不上。“

”你胡说,我家逸尘肯定能够考的上。“韩嫣倔强的说到。

“何秀才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考不考的上秀才就不让你费心了。”林逸尘刚到就听到何志宏的话。

“秀才?你也太抬举自己了,我说的是你连童生都考不上。”何志宏看了林逸尘一眼说到。

“逸尘你怎么来了,你告诉他,你能考上的对吧。你一定能考上。”韩嫣见林逸尘来了,她顿时心就没那么乱了,似乎有了主心骨一样。

”嗯,我会的你放心。“林逸尘将韩嫣拉到身旁。

”笑话,真以为念了几本书就可以通过考试了。“何志宏在一旁冷眼到。自己当年也是二十四岁才考上童生的。

“那我们就打个赌如何?”林逸尘嘴角上扬,自信的说到。

上一章
离线
目录
下一章
点击中间区域
呼出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