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小字标准大字

背景色

白天夜间护眼


002 身临异界

“咳”几声轻微咳嗽声响起,

“水,水”一道渴求而又虚弱的声音响起,

“呼啦啦,呼咯咯”周围数到声音响起,却是这种不明含义的声音,

朦胧中,那虚弱的人影慢慢睁开双眼,周围看不清楚,努力睁了几次,方才睁开了双眼,

这人却是在试验室中的罗成,

罗成疲惫的双眼陡然大睁,发干的舌头,添了添已经开裂的嘴唇,忘记了身上的痛楚,惊骇道“这是怎么回事?拍戏?土著人?这是非洲吗?”

入眼的全是土著人,而且这些还都是罗成在电视上,看到非洲人这般打扮,这些人,眉头有些前突,脸蛋上很多图纹,光着上身,下身也只是树叶遮拦重要部位,皮肤黝黑,

他们脖子上挂着一些细小的碎骨,作为装饰,头上也戴着很多羽毛,不过却是奇怪的羽毛,手中拿着一些原始的木矛,只要地球人,一看就知道非洲土著人,

不过罗成可不认为自己眨眼来到了非洲,虚弱的他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吼道“导演是哪位?这是哪里?”

问完就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,身体一软,胳膊瞬间出现痛楚,努力提起精神,左右看了看,自己却是被绑了,那些腾条粗鲁的绑着自己,拉开了很多血肉,可鲜血早已干涩,想来有几日了。

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罗成的声音已经很小了,一股疲惫再次袭来,仿佛随时都能晕过去,

“呼啦啦,呼咯咯”那些土著人再次跳了起来,土矛不断对着自己指来指去,罗成双眼中有不解和紧张。

“这怎么回事,为何没人回答我?”再次看着那些土著人问道。

那些人双眼中全部都是惊恐,土矛没有移开指着的方向,口中不断念叨呼啦啦,呼咯咯,

被绑着的罗成不知道这是哪里,左右看了看,周围很多这些土著人,惊恐的看着自己,他们身后有一些简陋的草房,各种骨骼挂在他们草房上,

目光越过草房,蓦然心惊,因为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骸骨,类似恐龙化石一般,凌乱的横立在房子后面,

难道是非洲食人族?罗成心中惊惧的想着,看到一位皮肤很黑,头上带着很多羽毛的老头走了过来,惊骇道“不,不要吃我,我肉很酸,很苦的,”

“呼啦啦,呼咯咯,库麻一压呼呐阿读起亚、、、”老头一阵古怪的语言,罗成听的直愣愣,看着他的土矛指了指自己,心中不断想着办法。

学着他们的语言,拗口的说道“呼啦啦?呼咯咯?”

刹那间,所有人都静止了一般,三秒后,皆是爆发出冲天的欢笑声“呼啦啦,呼咯咯,呼啦啦,呼咯咯”他们不断重复这句话,土矛也不再指着自己,让罗成心中总算有了一丝放松,

“呼啦啦,呼咯咯”站在罗成身边的那个貌似首领的老者一举手中的土矛喝道。

“呼啦啦,呼咯咯,”下方众人全部回应,罗成也咳嗽的跟着回应着,性命攸关,不能不喊。

老者一边喊着口号,一边向下走去,没有在理会罗成,那些手下也都喊着口号,跟着老者穿过草房,向前走去。

罗成顺着方向看去,更加惊骇,那苍天大树,有百米来高,这非洲还有这么高的树?不是一颗,罗成看到的几乎都是这么高的树木,

“我干你大爷的,快来人给我松绑,这是非洲那个部落,我要举报,你们这是虐待,我要见我国领事,谁能听懂Z国话?”罗成再次提力喊道。

可那些人全部都向着森林跑去,整个小部落,一会就安静了下来,就罗成一人大骂了几句,没了声音,

“我X你祖宗的,我这怎么来非洲了?这是非洲吗?我是被绑架了?还是这里就是地狱?不科学啊”罗成自语道,那最后的爆炸,此刻还清晰的印在脑海之中,

身体虚弱到极点的罗成,渴的难受,开裂的嘴唇已经有些肿起,嘴角有些不自然,想来应该有血丝挂在那里,看了看这个简陋的木架,要是正常情况下,罗成有信心挣脱出去。

可现在身体状况差的可怕,随时都能昏迷过去,不知那些土著人什么时候回来,不能耽搁,一咬舌尖,一股疼痛瞬间传遍全是,罗成的眼泪都被挤了出来,差点痛昏过去

心中大骂了一下老天,左右滑动了一下手臂,顿时被拉出细小的口字出来,鲜血也同时溢出,不理会这些痛楚,罗成强咬着开裂的嘴唇,不断抽动手臂,

土著人就是土著人,一群大脑简单,没有多少复杂的细胞结构,在捆绑上面,他们显然不是很擅长,就算擅长恐怕也不是罗成所见到的这个部落,

没有几下,干裂的藤条就松脱下来,

“砰”

罗成重心不稳,一跤跌了下去,腿部顿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,那早已破裂的白色工作服已经所剩不多,里面的牛仔裤,也多是血迹,

大腿处,很多血迹,掀开那破裂的口子看去,大腿上赫然一道十厘米大小的血口溢着鲜血,

“这什么鬼地方,要是在这里流血恐怕死的很快,”罗成嘀咕了一声,努力的站了起来,右腿明显吃不了力,尝试走了一下,也走不动,就地爬在了石头上,

必须在那些土著人回来之前离开,罗成心中不断告诫自己,左右看了看,一根木棍就在不远处,周围很多木棍,不知道是不是用来烧自己的,

趴在石头上,努力伸长手臂,取来一根两米大小的木棍,弯弯曲曲的木棍竖立起来,罗成也顺势站了起来,调整重心,压着木棍向着前方一个像水壶的葫芦走去,

此刻却是很口渴,一滴水对自己都是宝贵的生命资源,一瘸一拐的走到草房面前,拿着葫芦摇晃了一下,

有水声,罗成立马双手合在胸前,“阿弥陀佛,感谢感谢”,立马取下葫芦,捏开盖子张口就喝。

“呕”

“咳,咳”

一连串的咳嗽想起,罗成嘴角全是鲜血,惊惧的看着这葫芦里,没想到里面全是鲜血,那股血腥味道,让人作呕。

“不科学啊,现在还有食人族?”罗成再次嘀咕了一声,

虽然血腥味让人作呕难受,可是腹中那股饥渴,却让人无力,面对现实,罗成选择了后者,捏着自己的鼻子,一口气喝了数口鲜血,方才松开鼻子,距离的喘息了起来,

呕吐了几下,随即干呕了一会,吐出最终的鲜血,再次狂喝了一番鲜血,此刻喝起来,却不觉得之前那般难以入喉了,

没有多喝,不觉得口渴了,就收起了葫芦,不知道是不是人血,罗成在心中不断诵念阿弥陀佛,看了看周围,刚要抬脚离开,却是转身过来,看了看草房之中,

一位老头微笑的看着自己,眯着眼睛,手不断摸着长长白白的胡子,穿了衣服,一件旧的不成样子的长袍穿在身上,上面还能看到一些图案,褐色,刻录了一些星辰。

满是皱纹的脸上有土著人的图纹,不过罗成第一眼看去,就知道老者不是这部落里的土著人,看那长袍,明显不属于这个年代的衣服,也不是土著人该有的衣服,

随手拿起门口的一根木矛指向老者,喝道“这是非洲的哪里?我怎么出现在这里?你应该能听懂我的话”。有些不确定的恐吓过去,罗成遇事从来都不惊慌失措,冷静的看着老者,虽然看起来却是很紧张。

老者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,露出了几颗大黄牙,让罗成一阵恶心,

随后老者在怀里摸索了起来,罗成大惊,以为老者有枪什么的射击工具,右手撑住木棍,左手拿着木矛,向前走去,草房不大,不过十个平方左右,

两者相聚也不过三米样子,几步跨出,罗成就来到老者身前,木矛直接指在老者的胸口喝道“你想干什么?”

此刻老者已经拿出自己想要拿出来的东西,面对罗成的木矛没有一丝紧张惊恐,有的只是欢喜,枯白的头发,一根一根,皱纹叠起的皮肤,仿佛已经预示这位老者即将逝去。他的生命恐怕到头了。

老头指了指手中的那物,一本书,但更加像一个小册子,也有些厚,老者再次露出大黄牙,指着小册子,示意自己没有恶意。

看着沧桑暮年的老者,罗成双眼也松了下来,不再那般恶狠狠,不过警惕依然存在,放下木矛却没有丢弃,看了看那小册子,有些不解的看着老者,

他既然到现在都没有说话,要不是哑巴,就一定听不懂自己的话,说了也没用,不过看样子又有点不像,心中有些不确定。

老者指了指小册子,伸了过来,

罗成看了过去,上面几个奇怪的字符,不知是不是这土著人用的象形文字,“你想要我看?”

虽然知道老者有可能听不懂,可罗成还是习惯性的问道,

没有想到的却是老者点了点头,那满头白发,在破旧的草房中无风自动起来,

有些惊奇的看着老者,右手松开木棍,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册子,木矛一直在手中紧了又紧,只要老者一有异动,罗成不敢肯定自己会不出手。

整个过程缓慢,没有一丝声响,老者也很配合,没有发出什么可能的异动,罗成接过了小册子,身体支撑了一下木矛,后退了一步,方才看着手中的小册子,

上面的图案虽然看不懂,不过却是很有规律,不似乱写上去,这本书透射出一股苍凉的感觉,一股恒久的时间感出现在上面。

“古董?”罗成小声嘀咕了一声,看了一眼老者,随手翻开了第一页。

在罗成刚刚翻开第一页时,一道光芒波纹射出,

“啊”

罗成惊呼一声,随手扔掉了那本奇怪,会发光的小册子,木矛再次指向老者,喝道“老头这是什么东西,你想干什么,”

“哈哈,魔法启录终于完成了,”

“原来你会说Z国话,老头,你干嘛骗我?你有什么目的?难道我是你们抓来的?告诉我这是哪里?你们想怎么样?”一连串的问题自罗成口中问出。

“年轻人,不用这么紧张,你也不要担心,我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头还能对你有危险不成?”老者看着罗成一而再再而三的紧着木矛,方才提醒道。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还有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罗成的木矛再次指在了老者胸口。

“呵呵,你的问题真多,不过很久没有看到外族人了,真是怀念,而且我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敢威胁我了,还真怀念,”老者摸了摸胡子笑道,却没有回答罗成的任何问题。

“老头,不要挑战我的耐性,快回答我的问题”罗成的木矛已经碰道老者的胸口了,大有随时刺下去的可能。

“你刚才喝了我的厉龙血,难道一声谢谢都没有吗?他可是治疗外伤的最佳良药”老者再次避开罗成的问题说道。

听到老者一说,罗成方才注意了一下,自己的手臂,微弱的麻酥感觉传来,大腿中也有,后背中也有,脸庞嘴角都有,可以说全身到处是伤,厉龙血?什么玩意,

“不要转移话题,告诉我”罗成仿佛最后一次强调般,木矛已经高高举起,只要老者不说,立马刺下,逃开这里,心中此刻掂量着,杀非洲原住民,不知道什么罪,被绑架来此,正当防卫,应该没有罪才是。

“你还真的很坚持,呵呵,那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,这里是奥林大陆西海角,大约五千万公里的一处古人聚集地,至于你问的,骗你有何目的,为何抓你来,却是不知从何说起,”

“好像是你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,要不是最后我出手救你,恐怕你现在已经死了,”老者微笑的说道,

上一章
离线
目录
下一章
点击中间区域
呼出菜单